第389章 忘死剑

小说:天帝传 加入书架 标记书签 作者:飞天鱼

    一边提防武殿的四大高手,罗谦释放出元气,凝聚出一只气态手掌,探伸向金色湖面,收取金光佛液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气态手掌,刚刚靠近湖面,便是遭遇一股撕裂性的气劲,散碎而开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我还不信,以我的修为,收取不上来。”

    罗谦全力以赴调动元气,再次出手。

    武殿的四人,也各施手段。

    可是,他们全部都失败。

    无论是使用元气,还是动用元器,刚刚触及湖面,就被撕碎,或者弹飞出去。

    林刻观察了半晌,道:“没用的,这里布置有阵法。”

    罗谦累得够呛,停了下来,催促道:“那就赶紧破阵啊,这么多金光佛液,若是带回太微星域卖掉,换成元晶,足够购买我们一直修炼到地人的资源。”

    林刻摇头,道:“湖中的阵法相当高明,超过了下品,以我的阵法造诣破不开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破不开,谁还破得开?”

    罗谦将木剑拔了出来,双手抓住剑柄,眼神发狠,道:“我来试一试,或许可以强制性,将阵法攻破。”

    林刻连忙拦住他,慎重的道:“你最好别乱来,若是,触动阵法的攻击烙印,不仅你会死,我们都得跟着陪葬。”

    武殿四大高手心头一凛,纷纷收起元器,后退了数丈。

    罗谦眼睛瞪得笔直,双手抓头皮,露出痛苦至极的表情,道:“那怎么办,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?现在就像一个绝世美人,脱光了衣服,露出渴望的眼神,躺在床上等你。你克制得住?”

    “别胡说八道,克制不住也得克制,先找到谢紫涵再说。这座塔,颇为古怪,内部空间巨大,说不一定,藏有别的宝物。”

    林刻打量着四周,使用精神力探查,可是,遇到墙壁就被弹回。

    最后,他的目光投向萧真等人,心中生出一丝疑惑。

    “罗谦师兄,你留在这里,随时支援我们。田冲、凤岚、大愚,你们三人一组,我和小枫叶一组,分头寻找谢紫涵的踪迹,小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林刻和封小芊进入左侧的一个椭圆形入口,踩着石梯,向断塔的上方行去。

    登塔的通道很大,可以容纳两个人并肩行走。

    不多时,来到断塔的第二层。

    林刻在地上,发现了一些古老的器皿,可是,全部锈损严重,破破烂烂,无法再使用。

    封小芊盯着他,问道:“你为什么将罗谦师兄单独留下?”

    “你那么聪明,猜不到吗?”林刻转身,冲她一笑。

    封小芊道:“你是觉得,武殿的四位武者有问题?”

    林刻将第二层塔全部都找遍,向第三层走去,神情肃然的道:“外面那批古器,人人都动心,我们是被逼无奈,不得不暂时放弃。可是,武殿有四大高手,萧真更是一等一的存在,完全可以分走其中一部分,为什么却没有要任何一件?”

    “或许萧真不想卷入宝物的争夺之中。”封小芊跟在他的身后,道。

    林刻摇头,道:“在他们踏入绿洲的那一刻,肯定就有为夺取宝物而厮杀的心理准备。之所以,放弃那一批古器,肯定是因为知道,还有更好的宝物。”

    封小芊点了点头,细细思考,道:“你说的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林刻继续道:“金光佛液湖泊有阵法保护,谁都无法收取。如果我是萧真,这个时候,要么登上断塔,寻找别的宝物。或者,立即退出断塔,争夺那批古器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武殿的四大高手,却留下了湖畔。”封小芊道。

    林刻道:“二十年前,萧家的萧南庭,是在阿拉冥山界域,夺取到通往传奇的路。萧家对阿拉冥山界域的了解,远胜我们。萧真知道的东西,肯定比我们要多。”

    封小芊完全明白了过来,神情一震,道:“你怀疑,通往传奇的机缘,就在这座断塔中?”

    “不排除这个可能性。而且,很有可能,和那座金光佛液湖泊有关。”林刻道。

    封小芊面露急切之色,道:“你走的时候,应该给罗谦师兄讲清楚的,他哪里想得到这么多东西?”

    林刻笑了笑,道:“罗谦师兄的修为高深,而且精明得很,要将武殿的四大高手看住,不是什么难事。等我们找到谢紫涵,再回去慢慢与萧真耗……咦!”

    走在前方的林刻,忽的,停下脚步,手指向通道的石壁上摸去。

    “有刻痕。”

    刺啦。

    林刻左手的指尖,涌出大日扶桑气,化为一团金色的小火苗,将通道照亮。

    石壁上,一共刻有三行字:

    “前十年,身残志消,几欲求死。”

    “后十年,立志复仇,修忘死剑。”

    “忘死剑,忘死剑,忘死剑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连刻下十个“忘死剑”,每一个字,都在不断发生变化,蕴含有一种玄妙到极点的意境。

    每一个“忘死剑”,蕴含的意境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意境,不断加强。

    在推送至第十个“忘死剑”的时候,林刻只感觉,自己的脑袋都要炸开。脑海中,只剩下一个“死”字,心中万分沉郁,有一种想要立即求死的感觉。

    第十个“忘死剑”之后,最末端,却又刻下三个痕迹更深的字——“岂能忘”。

    旁边,封小芊小脸已是苍白如纸,娇躯轻轻颤抖,站立不稳。

    林刻连忙抓住她的手臂,将她扶住,道:“不要再看这些字,很诡异。字,能杀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字,是一位修剑的绝顶强者刻下,我看到第七个忘死剑的时候,已支撑不住,灵魂都像是要被撕裂。每一道笔画,都像是一道剑气,向我斩开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封小芊又道:“前两行字,应该是同一个人,在同一天刻下。最后那一行,每一个忘死剑刻上去的时间都不同,蕴含的剑道意境,越来越强大。”

    蓦地,封小芊盯向阶梯的上方,眼中露出惊色,道:“你看,上方有一层水幕,挡住了我们要去第三层塔的路。”

    “哒哒。”

    林刻和封小芊加快脚步,来到断塔第三层的入口处,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透过眼前的水幕,他们看见了一个披头散发的男子,盘坐在里面。

    那男子,双目紧闭,身体枯瘦如柴,衣袍破破烂烂,身前插着一柄两米高的石质巨剑。地上开满了花,每一片花瓣,都是一柄晶莹剔透的剑。

    那个男子,不知是生是死,感知不到呼吸、心跳、体温,仿佛一尊石雕,恒古不动。

    可是,就是如此,林刻也感觉到心惊肉跳,不敢出大气。

    封小芊伸出一只手,轻轻向水幕按去。

    “哗啦。”

    地面上,剑形花瓣自动飞了起来,化为一片剑雨,发出刺耳的剑鸣声,向她的手掌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林刻脸色巨变,一把抓住她的手腕,拖离水幕。

    凌厉的剑雨,失去了攻击方向,围绕那个披头散发的男子飞行了一圈,随即消散而开,重新在地面,结成一朵朵绚烂美丽的剑花。

    封小芊被吓得,动都不敢动一下。

    等到剑形花瓣完全平静下来,她才长长呼出一口气,低声道:“太可怕了,刚才被那些剑形花瓣锁定,浑身不能动弹,我以为必死无疑。林刻哥哥,你又救了我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先不提这个,这里太诡异,我们必须立即离开。”林刻道。

    断塔中,全是无头凶尸。

    现在,却出现一位有头颅的人类男子,还有比这更诡异的事吗?

    封小芊道:“别急,他应该已经死去。”

    “死了?死了还能这么厉害?”林刻道。

    封小芊道:“若是他还活着,刚才受到惊扰,肯定已经苏醒过来,一剑杀死了我们。地上的剑花,应该是他死后残留下来的意境凝聚而成,没有意识,但是,会自动保护主人的尸身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,石壁上的那些文字,应该就是他刻的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三个字‘岂能忘’,我仔细研究过,大概是三个月前刻下。”

    “前面十个’忘死剑’,一个比一个锐利,一个比一个强大。可是,到了最后,刻下’岂能忘’三个字的时候,意境却陡然直下,有一种万念俱灰,交代遗言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林刻道:“你怀疑,他是死在三个月前?”

    “一个人类武者,想要在阿拉冥山界域生存下来,是一件很难的事。更何况,他还被困在这座塔中,只能与一群无头凶尸为伴,能够活到现在,已经是一个奇迹。”封小芊道。

    林刻摇头,道:“不对,不对,既然他能够在二十年前,活到现在,就一定有继续活下去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万一是他自己不想活了呢?换做是你,你一个人,能够在这座断塔中待几年?恐怕只待一年,你就已经疯掉,恨不得立即死去。”封小道。

    “十年前,他刻下了修剑十年复仇的字,只要心中的仇恨未消,就绝不会一心求死。”

    林刻太明白,心中装满仇恨,是一种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封小芊道:“可是,他的的确确,已经没有了气息。”

    林刻仔细探查那个男子的状态,再三犹豫,最终,还是取出两枚元晶,打了出去,穿过水面,落入他的双手掌心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封小芊道。

    林刻苦涩的一笑,低声道:“我也不知道,为什么要这么做,或许是觉得他太可怜。一个人,被困在断塔中二十年,与一群无头凶尸为伴,那种孤独,那种仇恨,那种悲凉,是我们无法想象的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,我探查到他的毛孔,在自动吸收天地间的妖冥气。只不过,吸收速度非常微弱,给他两枚元晶,或许会有些帮助。”

    封小芊不再多说什么,叹道:“林刻哥哥,你就是太善良了,一个已经死透了的人,给他再多元晶也没用的。”

    这时,塔底传来一声长啸。

    “是罗谦师兄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林刻和封小芊对视了一眼,施展出身法,急速向塔下飞掠而去。

    xb180609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