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7章 离信和情诗

小说:天帝传 加入书架 标记书签 作者:飞天鱼

    “林刻亲启”,信封上,写着这么四个娟秀的文字。

    文字的柔润美感,与谢紫涵的气质,完全不合。

    林刻坐在青牛鹏兽的背上,将信纸从里面取出。

    信上:“与你也算是相识一场,经历过生与死,也经历过是与非,本想不告而别,可是,思前想后,终究还是矫情的留下了这封信。”

    “奇峰岛初相识,你在本岛主眼中,不过只是一个略有几分天资的青涩少年。寒灵观你助我驱逐阴寒之气,这份情,我一直记在心中。”

    “神照山的生死与共,相互信任,让我深刻的认识到,你必是我这一生为数不多的挚友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你修炼《通天录》,在同境界,无论是心海的广度,还是窍穴的数量,都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。我又明白,你将成为我最大的对手,这个时代有你,我绝不会寂寞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不想再多写那些矫揉造作的文字,就想告诉你一句,我走了,不跟你们回圣门了!来到白劫星,我已达成了目标,接下来,我将继续冲击传奇之路。也希望,你别掉队,否则下次相见,我一定会将你揍趴在地上,狠狠的奚落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《混元卷》的真迹,若是我能够偷出来,一定找人送去给你,这是我对你的承诺。当然,若是偷不到,别怪我能力不够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别忘了,承诺过要帮我做一件事,我一直记着。”

    “别浪费时间来找我,你找不到的。放心,我若是压制不住地冥元气的阴寒之气和阴邪之力,一定会主动去找你。说不定,要不了多久,我们又能在太微星域的某颗星球上相见。那时,我或许已经不是谢紫涵,也不是黑无常,你千万不要吃惊。”?

    “最后,提醒你一句,若是要去太微星域,一定要隐藏好自己,尽量别让人知道你修炼的是《通天录》,若是可以,也不要让人知道你修炼出了日月瑶光气。”

    “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。行高于人,众必非之。”

    “不妨继续戴上面具,像我一样,做一个谁都不知道身份的异类,或能更好的保护自己。珍重,传奇路上,你我同行。”

    看完信,林刻脸上浮现出一道笑意,第一次发现谢紫涵还有如此多愁善感的一面,终究还是一个女子。

    白骨面具隐藏得了她的神情,却无法隐藏她的内心。

    封小芊也收到了谢紫涵的一封信,看完后,心中略微有些失落,道:“谢姐姐的名字,或许并不是真名,也不知她到底是什么身份?今天,星海茫茫,也不知还有没有相见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林刻问道:“当初她是怎么加入青河圣府?”

    “父亲说,谢姐姐是携带了圣门一位天人的亲笔书信,所以没有细查她的身份,便让她加入了青河圣府。”封小芊道。

    林刻轻轻点头,不再多问。

    白劫星的星空渡口,位于东海之滨。

    东海又与宇宙河流相连,乘坐三大商会的星域天舟,便能离开白劫星,前往繁华鼎盛的太微星域。

    谢紫涵穿着一身宽大的黑色道袍,面戴白骨面具,站在渡口边,狂厉的海风将她长发追得飞扬而起,亦如她此刻的内心,只想化为一只飞龙,回到属于她的那处战场。

    哪怕敌人再强,她也无惧。

    传奇之路,当披荆斩棘,踏万人尸骸,登一人之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青牛鹏兽飞在冰天雪地的不周森林上空,放眼望去万里冰封,一条条山脉,犹如白龙盘亘,壮阔无比。

    下方,一千四百多位圣门武者,连成一条长线,沿一条冰冻起来的河道前行。

    去的时候,二千六百多人,有近一半都死在阿拉冥山界域。

    死亡率极高。

    但是,与二十年前的九成死亡率相比,却又好得多,让无数武者都为之庆幸,一路上大家都是欢声笑语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吞服了大量金光佛液,还有一些得到了菩提子,今后天高海阔,真人可期,自然也就雄心万丈,对未来满是憧憬和期待。

    这是阳光明媚的一天,也是他们迎接崭新人生的一天。

    在阿拉冥山界域获得的机缘,改变了他们的命运。

    众人到达不周森林的边缘,色灵山临时圣门总坛,林刻收到了第二封信。

    没有信封,只有一张信纸。

    是看守临时圣门总坛的一位命师,交给林刻,信纸折叠的表面,写有一行醒目的文字:“无忧仙灵道,青灵秀”。

    那位命师,将信交给张若尘的时候,眼神颇为异样。

    魔盟无忧仙灵道的妖女,居然写信给林刻,任何一个圣门武者知晓,也肯定会忍不住生出疑心。

    哪怕是站在一旁的封小芊,也都忍不住,将眸光投了过去。

    林刻很坦然的,将信纸打开,看到上面的内容,略微一怔。

    信上:

    “犹记殷勤风月事,”

    “耳边软语深盟。”

    “一朝离别等闲轻。”

    “我心仍似火,”

    “君意已如冰。”

    “陌上春风杨柳色,”

    “你我曾许青青。”

    “勿忘,那年情深。”

    竟是一首幽怨的情诗!

    林刻摇头苦笑,心中暗道,这个青灵秀,临走之时也不忘算计我。故意将这首情诗,送到圣门武者的手中,不就是在离间我和圣门的关系?

    诗中捏造出来的“风月事”和“软语深盟”,也只有这个妖女才写得出来,别的女子,多少都会矜持一些,不敢如此露骨。

    封小芊对信上的内容,好奇得要命,可是,却又克制着自己,努力保持平静。

    林刻看出了这一点,坦然的将信递给她。

    看完信上的内容,封小芊又羞又气,恨不得将手中的信撕成碎片,道:“好不要脸的妖女,写出这样一封信,分明就是想要陷害你。林刻哥哥,你和她没有那么亲密的关系对吧?”

    不知为何,封小芊突然想到青灵秀在青铜断塔中说过的话,有些提心吊胆了起来,一脸紧张的盯向林刻。

    虽然她相信林刻的人品,可是,那些妖女诡计多端,又不知廉耻,万一林刻哥哥没有经受住诱惑……做出了错事,该怎么办?

    这一切,关系林刻的前途,她当然很在意。

    魔盟的女子,万万沾染不得。

    封小芊听说过太多的例子,圣门的天骄被魔盟妖女勾引,堕入魔道的比比皆是,最后,更是死在了同门的剑下。

    并不是说魔盟女子,一定奸恶之辈。

    可是,魔盟的所作所为,却大多都是人神共愤,恶贯满盈,圣门注定与他们生死相对,不可能有缓和的余地。

    林刻不想骗她,以元气传音道:“灭天择院,我的确和无忧仙灵道有过合作,当然,我们是相互利用,没有她所说的那种交情。”

    封小芊道:“无忧仙灵道和天择院都是魔盟成员,她们为何要帮你?若是此事被魔盟别的成员知晓,无忧仙灵道必定成为众矢之的。”

    林刻知道封小芊不是在怀疑他,而是的确好奇其中的原因。

    何止是她,其实林刻心中,也有无数疑惑。

    “其中原因,恐怕只有青灵秀才知道,此女身上有太多秘密。深究起来,她比谢紫涵,还要神秘。如今她回了无忧仙灵道,恐怕要不了多久,等她成长起来,魔盟内部就会掀起一场惊天动地的波澜。”林刻若有所思的说道。

    封小芊调动元气,将手中的信纸,震碎成了齑粉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,盯向那位命师,道:“记住,你从来没有看到过这封信,若是敢向外透露半个字,我敢保证你承受不住那可怕的后果。”

    封小芊并不凶狠,很难用言语震慑住他人。

    可是,凭她现在接近真人的修为,却足以对一位命师,造成巨大的压迫。

    那位命师诚惶诚恐,连忙躬身,道:“二小姐,林刻公子,此事,老夫敢以性命保证,绝不会向任何人泄露。”

    林刻倒也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,就算这位命师,真的泄露出去,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。

    没有确切的证据,圣门怎么可能处置一颗星球的首善?

    要知道,林刻早就已经是三世善人,而且很有可能,立即就能成为四世善人。

    一路上,许大愚的情绪都很低落,时常走神,一直在思考平林冥将说过的话,“他怎么会知道瞎子师父?难道我真的是妖冥,我的体内,流淌出妖冥的血液?”

    在回来的路上,许大愚曾悄悄的割破自己的手腕,放出血液。

    他发现,自己的血液,与正常人类的血液,的确有些不一样。特别是被阳光照射到的时候,竟然会浮现出一层青色光纹。

    只有仔细观察,才能发现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去了哪里?我到底是谁?”许大愚内心无比焦虑,不知道该怎么办,也不敢向任何人诉说,生怕被当成异类处死。

    林刻从后方走了上来,一拍他的肩膀,道:“大愚,你有心事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许大愚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。

    林刻道:“无论发生了什么事,我们都是最好的兄弟,你可以绝对的信任我,我也会坚定不移的站在你这一边。”

    在阿拉冥山的时候,林刻就已经发现了许大愚的反常。

    在菩提树下,林刻虽然没有听到平林冥将和许大愚的对话,可是平林冥将没有杀许大愚,反而与他交流了很久,显得十分可疑。

    再加上,许大愚的师父“瞎子”异常强大的修为,那样的人物,怎么能进入白劫星?

    瞎子又为何不怕紫冥邪气,能够进入飞灵殿收取绝路戟?

    要知道,神照山中的那位大王,都无法进入飞灵殿。

    通过种种迹象,林刻不得不怀疑,瞎子是从阿拉冥山界域进入白劫星。他的身份,也就变得诡异。t2190218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