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章:被秀了一脸

小说:别叫我歌神 加入书架 标记书签 作者:君不见

    “高山之……东↗”付文耀开口第一句,谷小白的眉头就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付文耀的嗓音,不知道是紧张还是怎么着,有些干涩。

    《东山谣》这首歌,其实是很好唱的,曲调以同音反复和级进为主,就算是有音程上的跳进,也不超过一个大三度。

    毕竟这是一首校歌,如果大家谁都唱不出来,那还叫什么校歌?

    所谓同音反复,就譬如死了就要爱的第一句,死后面的连续几个high C就是同音反复,唱出来就是“do do do do”,级进就像是上台阶,譬如唱音节,“do re mi fa”,这就是级进;跳进则是“do mi la”;至于三度音程,则可以简单理解为中间隔一个白键。

    因为国内通常使用的是五声音阶12356,所以mi和sol(3和5)之间,也可以当做是级进,而不是跳进。

    高山之东的这个东字,其实是颇为平缓的,只是不知道是出于本身旋律的考虑,还是想要让这首歌显得比较刺激一点,起到先声夺人的效果,付文耀的第一句结尾,直接一个八度翻了上去。

    结果……走音了,还有点轻微的破音。

    “低了37音分。”拥有完美绝对音高的谷小白直接就听出来了。

    所谓音分,就是一个半音的百分之一,比用频率来表示更直观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谷小白的手机上,弹出来了一条信息:“课堂作业,找出表演中的十个错误或者不足之处。”

    随后,手机上显示出来了0/10的数字。

    要刷题了?

    谷小白的精神立刻集中了起来,就像是巴甫洛夫的狗听到了铃铛声似的,身体坐直了,耳朵支棱起来,眼睛也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刷题,我最喜欢了!

    不论是什么样的刷题,都别想难住我。

    “十个?”谷小白道:“我能找出来二十个!”

    手机上的数字,瞬间变成了0/20,显然系统老师非常喜欢小白同学的积极性。

    坐在谷小白身边,本来正笑眯眯地看着谷小白的老洪,瞳孔猛然一缩,肌肉猛然紧绷起来。

    杀气!

    就跟谷小白站在台上唱歌时的状态似的。

    他顺着谷小白的目光,看向了台上演唱的付文耀,心说……这孩子,怎么得罪小白了?

    然后他看到谷小白的手指如风,在手机上打字:

    “刚才的音低了37音分。”

    手机上,显示的数字变成了1/20。

    还有19个?这可难不倒我!

    谷小白的眼神更锐利了。

    这是在干什么?

    老洪偷眼看了一下谷小白的手机,就听到身边几名老伙计,正在低声交谈评论着。

    “没小白唱的好听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还行吧,不过确实没小白唱的好听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了,这么大的孩子,不是谁都能和小白比的,对孩子要宽容点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听就是不好听!”老洪回头撇嘴道,“和是不是孩子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哎?你个聋子还能听到不好听?”对学生一向宽厚的陈老教授顿时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“总比你这个瞎子好!”老洪立刻喷了回去。

    陈老教授和老洪,从年轻的时候就不对付。

    有人说,聋子的嗓门都大,因为他自己听不到,也觉得别人听不到。老洪就是如此,他年轻的时候耳朵受了伤,听力受损,本来就大的嗓门,就越发大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陈老教授年轻的时候学习非常刻苦,早早就顶了一对啤酒瓶,年龄大了之后,睫状肌也松弛无力,一双眼现在完全变成了定焦镜头,近了看不到,远了也看不到,焦距调节全靠走,只能3.5米的距离看看人这样子,所以就被嘲讽为瞎子。

    不过,陈老教授年轻的时候,可也是校园里的风云人物,东原大学的校园歌手大赛,还有他的一份力量,闻言不屑道:“你这个老聋子,能听出来哪里不好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听得出来,刚才的音低了37音分!”老洪骄傲得像是一只掉光了毛的老孔雀。

    “哎?”陈老教授眼睛一瞪,“你还懂音分?还37音分?吹吧你!”

    37音分都能听出来?

    老洪一甩脑袋,道:“这里,拖拍了!”

    陈老教授:“(⊙?⊙)?”

    老洪欺负陈老教授是个睁眼瞎,用自己松弛到恰到好处的睫状肌,控制着稍微有硬化的晶状体,光明正大地偷瞄谷小白的手机。

    反正距离这么近,这老瞎子连自己是不是老洪都看不清,更不可能看清他的小动作。

    老洪作弊时轻松的很。

    一边看,一边秀。

    “又走音了,低了一个半音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又走音了,还是低了半音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还是走音,高了。”

    陈老教授慌忙摆手:“停停停停,这个年龄的小孩子,又不是专业的,唱歌肯定不可能音太准嘛!”

    “俺们小白就不会走音!”老洪一副骄傲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走音不能算!”陈老教授表示自己标准很严格,“聋子都能听出来!”

    陈老助教上线。

    当付文耀和他的乐团成员,与专业级别,甚至是专业级中的高手同台时,中间的差距,就立刻显现出来了。

    开场之后,一段劲爆的热场solo,一段惊艳全场的前奏,都是明哥贡献出来的,但一旦乐队的其他乐器进入,开始合奏的时候,就开始乱了。

    一开始谷小白的注意力都在付文耀的演唱上。

    一连说了三个走音,陈老助教上线之后,系统就不再算积分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严格?不过我喜欢。”

    谷小白的注意力,不再局限在付文耀的演唱上,开始扩大到了整个乐队。

    那边,老洪还在秀:

    “鼓手的节奏乱了,四四拍的后面两个拍子,总比前两个拍子时间短。”

    “贝斯……是贝斯吧,节奏和鼓手的也合不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弹和弦的吉他手错音了,又错了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键盘手的旋律加入慢了半个拍子,这里又快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陈老教授:“Σ(っ°Д°;)っ??????”

    你特么是不是在开玩笑?

    他伸手摸了摸老洪的脑袋:“这个只剩三根头发的秃脑门,是老洪没错啊!”

    怎么突然变那么厉害?

    陈老教授觉得自己被秀了一脸,还要唾面自干。

    “去去去,别乱摸!”老洪把他的手打开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弹旋律的吉他手弹得真好。”谷小白突然小声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个当然不算是不足。

    但是谷小白却觉得有点吃惊。t2190218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