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4章:谷小白又有了新歌

小说:别叫我歌神 加入书架 标记书签 作者:君不见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东城,付函的别墅里,又是一声惨叫传来。

    付函使把手中的吉他丢在沙发上,使劲地挠着脑袋。

    “这是又怎么了?”风和从手机上抬起头来,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写不出来,写不出来啊!”付函把自己的脑袋挠得像鸡窝,“怎么写都不对!”

    风和无奈地摇摇头,音乐人嘛,总是从一个瓶颈,掉入另外一个瓶颈。

    天天喊着瓶颈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但是最近付函的瓶颈,实在是太多了一些。

    经常被瓶颈卡住,有两个原因。

    一个是水平下降了,江郎才尽。

    一个是对自己的要求越来越高。

    付函是后者。

    在这个越来越多单曲,越来越少人做专辑,也越来越少人将一张专辑从头听到尾的时代,付函依然在认真地做着专辑。

    每一首歌的位置、每一首歌的意义,每一首歌的风格,都经过了精心排列。

    一张专辑,就像是一场电影,一出音乐剧,有序曲,有起承,有高潮,有转合,有尾声。

    在付函的新专辑里,《燕燕》就是这个高潮。

    但是真正将整首专辑录到差不多时,付函却发现,这张专辑,似乎有些不完整。

    这首精心编排,格局超大的《燕燕》,像是画了一个问号,问出来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却没有给出回答。

    付函想要写一首能够与之匹配的歌曲,放在自己的专辑结尾处。

    但是无论怎么写都不对。

    再怎么简化结构,都没有那种质朴直白的感觉,再怎么编织旋律线,都缺少那种打动人心的效果。

    写出来的几段旋律,都不过是《燕燕》拙劣的翻版而已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让付函痛苦死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痛苦,别人也帮不到他,风和自问自己绝对写不出谷小白那种风格的歌曲的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经过了完整的西方古典音乐训练的人,许多东西已经刻在了骨子里,和那种质朴的感觉,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他摇摇头,又低头对着手机打字。

    “你还在和小侠……大夹子吵架?”付函纳闷。

    “没,今天那家伙没出现,不知道在忙什么。”风和道,“不过我看又有人在撕你和小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又撕?”付函无奈摇头,“是因为陈宇杰?”

    “对……”风和道。

    付函叹口气,都不用猜。

    撕就撕去吧。

    两个人在《歌王之战》上录的《燕燕》要到下周才会播出,但是消息已经有人透露出来了。

    陈宇杰毫无悬念地被淘汰,让他的粉丝们愤怒非常,想要找一个发泄口。

    就有人把这个枪口对准了付函和谷小白,说他们两个作弊,两个打一个什么的。

    而所谓#谷小白抄袭#的话题,又被翻了上来,又有人拿《燕燕》的抄袭说事,说付函在《歌王之战》这种舞台上,唱一首抄袭的歌,简直是毫无道德底线,让付函滚出娱乐圈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连付函的佛系粉丝,都快绷不住了,在网络上和人吵成一团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凑巧,还是恶意炒热度,在另外一个选秀节目上,有选手唱了那首抄袭的《早餐》,然后还有人推波助澜,将这两个话题,又合到了一处,蹭热度蹭到丧心病狂。

    季白裁的“粉丝”,或者说幕后推手,又跳出来蹦达,说谷小白的《燕燕》之后,再无原创作品,而季白裁已经又有了两首参加光轮计划的原创歌曲,说明谷小白压根就没有创作能力……

    狠狠给季白裁在光轮计划里拉了一波热度。

    反正,现在网络上,又是一番群魔乱舞,乱到没边了。

    听风和这么一说,付函的眼球都快翻到脑袋后面去了。

    这些粉圈的人,一天到晚闲着没事,总能找到撕的地方,似乎觉得这么撕对自己的偶像有好处?

    说谷小白没有创作能力,那你们偶像在《歌王之战》上唱的《少年行》又是啥?

    季白裁的制作公司拼尽全力,又炮制出来一首所谓“新作”,两首的成绩加起来,不也照样离《少年行》越来越远?

    不过……小白写歌的能力,真的很迷,《燕燕》是他的,《少年行》也是他的,真不知道他下一首歌,会写出什么样的来。

    付函看了一会儿网络上的风风雨雨,又继续低头,和自己的新歌较劲。

    那边,风和又对着手机忙活了半天,突然大叫一声:“函哥,快点来看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付函正忙着呢,没好气道:“没事别打扰我,我刚有点眉目!”

    “小白又有新歌了!”风和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付函丢下吉他,就凑到了风和的身边。

    手机屏幕上,是粉丝拍摄的画面。

    谷小白站在人群中:“下面我给大家唱首新歌,这首歌叫《着》。”

    “着是什么意思?着作权的意思吗?”风和茫然,“小白是要说自己没有抄袭吗?”

    “着?难道……等等……”最近这几天,为了找灵感,付函不知道把诗经翻了多少遍了,立刻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又是诗经!”

    第二首!

    而且,是……《着》!

    光线不好,手机画质很渣,声音也很渣,还晃动得厉害。

    画面上,谷小白站在借来的电子琴前,弹着简单的旋律。

    他的身后,有一名鼓手,用非洲手鼓打出来简单的6/8拍节奏。

    “俟我于着乎而,充耳以素乎而,尚之以琼华乎而……”

    当谷小白毫不炫技,而是变得非常细腻婉转的歌声响起时,付函下巴都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就是这种感觉!

    简单直白,却直入人心的旋律!

    就是这种!

    他写了那么久都没能写出来的旋律!

    没想到,小白竟然又写了一首!

    而且这张专辑的开局,是嫁女儿的《燕燕》。

    结尾当然要是夸新郎的《着》。

    就像是那位依依不舍,终于出嫁的女子,见到了自己的夫君,觉得非常满意,从此幸福美满过一生……

    就像是童话一样完美。

    付函觉得,这首歌,简直就是专门为他写的。

    “问题是……小白到底怎么能写出来这么多和婚礼相关的歌的?”付函纳闷。

    小白不还是单身吗?连恋爱都没有谈过,怎么对婚礼那么感兴趣?这孩子到底多想结婚啊?

    才16岁,整天脑袋里在想啥?

    “大概是最近婚礼蹭多了,而且跟你一起唱了《燕燕》,又有新的感悟?”风和道,“等等,快听!这首歌唱得比之前的都要细腻得多!这种语感和乐句的处理……这孩子的唱商真高!”

    风和情不自禁赞叹道。

    Vocal系歌手,大多成也机能,败也机能,拥有太好的身体机能,却往往陷入唯机能论,在别的方向无法突破。

    唱法老旧、唱商不足、审美太差、乱飙高音,都是他们的通病。

    因此被耽搁了的人数不胜数。

    但谷小白的这歌曲处理,简直丝丝入扣,完美无瑕。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,谷小白其实是在利用自己的曲库系统模仿小蛾子,一边模仿,一边学习。

    谷小白自己一个理工男,目前绝对不可能有这么细腻的处理和感悟。

    付函坐下来,认真听完了整首歌,然后被吓到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小白在《歌王之战》的舞台上,处理的也这么细腻……”

    我特么就完了,根本不可能压得住!

    “难道他短短几天,就进步这么大?不对啊,不可能啊……难道之前,谷小白是收着功力,让着自己?”

    付函又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之中。t2190218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