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6章:朱启南的野望

小说:别叫我歌神 加入书架 标记书签 作者:君不见

    “鼍鼓复原”项目,最终还是被“谷小白声学实验室”拿到了手。

    毕竟,古代的乐器到底是什么样,什么声音,没有人见过它的本来面貌,也没有人听过它的演奏;这并不完全是的科技竞争,正如赵兴盛所说,人文、音乐方面的因素,其实更多。

    声学所的技术实力,足以碾压谷小白的实验室,但是在人文和音乐方面,特别是音乐方面,被谷小白毫不留情的碾压了。

    当谷小白直接拿出来复原的鼍鼓,演奏了一曲《着》,以古曲起,以现代乐理和音乐风格和,直接鼓动全场,就连邓舜扬都被感染时。

    谁敢说,这不是鼍鼓?

    就连邓舜扬自己都觉得,古代的鼍鼓,到了现代,它一定是这个样子,一定是这个音色。

    遥想古人,听着逢逢鼍鼓,跳起细腰舞时,或许就是这等风范。

    当然,在座的有一个算一个,都是水桶大粗腰,一点也不像细腰舞。

    其实古代乐器,它本就是简单的智慧,朴素的思想,依托的是自然的规律与原始的材料,并不需要太多的声学知识。

    声学知识只是为了更尽可能地还原它的风貌,但基础类的就够了,不需要太多前沿的研究。

    就连邓舜扬都觉得自己输的不怨,毕竟谷小白太有说服力了,他觉得如果是自己,也会把这一票投给谷小白。

    然后他忍不住埋怨自己的学生朱启南:“启南你也加把劲啊,你们不都是唱歌的吗,把小白压下去!”

    朱启南翻个白眼,想要回头吐槽一句:“老师,你不也是搞物理的,咋不去和杨振宁比比?”

    然后想了想,忍住了。

    人在屋檐下,低头!

    “今年你不是直接参加校歌赛的决赛吗?加油,给咱们声学所争口气!把第一拿下来!需要所里支持,你就说话!”邓舜扬挥舞着拳头。

    被一个本科生闹着玩的实验室夺了一血,邓舜扬咽不下这口气!

    这个谷小白,一点也不可爱,你看,这是你的直博机会,撕拉,没了!

    “真的?”朱启南转头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要人给人,要假给假,要钱……钱不行,走不了账!”邓舜扬挥舞着拳头,道,然后一脸纳闷道:“你还真能和谷小白竞争?我可是听说谷小白是上了《歌王之战》的!”

    像邓舜扬这种不爱看综艺的人,都听说过《歌王之战》和《燕燕》的事,《歌王之战》这种节目,能上去的,都是真正的牛逼人物啊。

    朱启南简直想要喷血。

    老师,如果你觉得我不可能赢,那你之前是在说啥?难道是在打嘴炮?

    邓舜扬表示:我就说说而已,你还当真了?

    “上了歌王之战,也不见得就一定不可战胜,靠战术还是有可能的。”朱启南道,“小白最大的缺点,就是唱歌风格太单一,而且他唱的歌和现代的年轻人审美趋向并不一致,最近更是向古曲复原,世界音乐的方向走了,这注定不是能够大火的风格。他走得太快了,很快就会超出他粉丝的欣赏能力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听说小白现在非常火?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……他是小白吧。”朱启南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我如果长那么一张脸,我也有那么多粉丝。

    谷小白的亲姐粉阿姨粉的战斗力,实在是太强了……

    而且也是因为在国内这种畸形的网络环境、偶像环境之下,靠脸吃饭的一个能打的都没有,才会有谷小白现在的这种影响力。

    但谷小白走的这条路,却并不能算是一条康庄大道。

    “总而言之……”朱启南叹口气道:“一个音乐人,他如果没什么追求,他可能大红大紫,他一旦有了点追求,恐怕就要离自己的粉丝越来越远了,因为曲高永远和寡……你看他这两首新歌,一首《燕燕》,一首《着》,其实都并不怎么受欢迎。因为《燕燕》这首歌,他甚至还和自己的粉丝吵了架,如果不是机缘巧合,出现了抄袭风波,也不可能火起来。而《着》这首歌,现在网络上,都还没有什么太多人讨论……”

    朱启南说的没错。

    这两首歌,都是谷小白的原创,都是拥有无与伦比的文化意义,是让学界沸腾的存在。

    但是学界能有几个人?他们的支持有什么意义吗?

    对身为歌手的谷小白来说,没有。

    普通的歌迷们,其实是不喜欢这种歌的。

    这不符合他们的审美。

    以一己之力扭转所有人的审美是不可能的,无异于螳臂当车,最终恐怕会被碾成肉泥。

    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,黑人音乐崛起开始,世界的音乐潮流,就已经不可逆转了。

    下一个潮流,谁知道是什么时候?但绝对不是现在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小白在接下来的比赛,还唱这种类型的歌的话,我还是可以尝试阻击他一下的。”

    所谓阻击,是“阻拦并攻击”的意思,不是狙击,面对谷小白,没人敢说自己能够对他一枪毙命,只能防御性地尝试一下。

    说不定就拦住了呢?

    “我擅长的是说唱,是hip-hop,是直白的语言和感受,是情绪,是现场,是节奏,是谁都能听懂的歌词,是不加掩饰的宣泄,这就是我的长处,也是小白的弱点,vocal系歌手,不让他们飙高音选技巧?怎么可能?他们放不下这种身段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感觉谷小白的节奏也很不错啊……”邓舜扬茫然。

    “我们rapper就是靠beat吃饭的,小白还太嫩。”朱启南傲然道。

    邓舜扬瞥了一眼朱启南,那天在会场跳得比谁都开心的是谁?

    “我听到有groove的音乐就想跳舞,广场舞我都跳过!”朱启南红了脸。

    邓舜扬叹口气,你这个音乐人,可是够没追求的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说定了,你这就去把小白给我拉下马!”邓舜扬道:“这段时间,你可以把精力都放在比赛方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朱启南纳闷,老师不是一向喜欢把学生用到死为止吗?今天怎么那么大方?

    “反正接下来,项目估计也会少很多,时间多得是……”邓舜扬幽幽道。

    朱启南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真是残酷的真相。

    “对了,小白每天中午,都在食堂里演出是不是?”邓舜扬戴上了帽子,又拿出来了一个口罩。

    “老师您要干啥?”

    “我再去听一遍《着》。”

    谁说《着》没有粉丝的?人家邓舜扬就已经喜欢上了。

    “记住,一定要努力把小白给干掉!拿到第一!今天开始给你放假!”邓舜扬一边走,还一边回头叮嘱朱启南。

    朱启南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老师,他真是深明大义,公私分明。

    还有点精神分裂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老师都支持了,我就努力,把小白拉下来!”朱启南紧握双拳。

    但朱启南不知道,谷小白他其实……

    在音乐上,真的是毫无追求。

    别叫我歌神t2190218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