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9章:你好,兰大

小说:别叫我歌神 加入书架 标记书签 作者:君不见

    兰大安保部,在靳路阳下班之后,助理小王汇总了一下当天的工作,收拾了一下东西,也准备下班了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他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王接起了电话,就听到对面传来了尖叫、嘶吼、呐喊的声音,混杂在一起,让小王的汗毛哗一声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发生什么了?

    这种热闹程度,如果不是学生打群架,就是毕业前狂欢,不对……这种程度,得是国足出线世界杯才有可能吧!

    在那尖叫声中,老李的声音,完全听不清。

    “李部长……什么?您说什么?我听不清楚!”

    过了片刻,外面的杂音稍微小了点,然后他听到老李声嘶力竭的嘶吼声。

    “部里还有多少人没下班?把他们都叫来!都叫来!”

    糟糕!有什么事情发生了!

    小王火速跳起来,呐喊着就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刚叫完人,小王的手机又响了起来:“通知部长还有其他的副部长……让他们赶快回学校……这些孩子疯了……别挤!别挤!排好队!排好队!”

    小王下意识地从门口看下去,就看到外面道路上,一群群的学生,正在向二食堂的方向涌去。

    有很多学生,似乎担心自己慢了,一路飞跑,比体育考试还卖力。

    好几个学生争抢着坐上了校园通勤车,但是过了一会儿,发现通勤车堵得都走不动,然后又下来飞跑。

    再向远处看了一眼,密集的人群,让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天哪,这是丧尸袭城了吗?

    这什么情况?

    谷小白出身国内顶级高校,从唱校歌开始出名,随后一直在食堂里演出,他在各大高校的粉丝比例惊人。

    他来到兰大的消息,刚刚传出去,就已经引起了轰动。

    兰大的二食堂确实非常大,比东原大学的三食堂大很多,仅仅一楼,就大概能够容纳两三千人同时进餐。

    其实赶来的人,如果都进来的话,还是能站开的,毕竟这么大的食堂,站个四五千人问题不大,门口也就围了千多人而已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所有人都挤在了门口,马上就要引起拥堵、踩踏事故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还有更多的人,在拼命挤过来。

    杨以汉目瞪口呆地站在食堂中央的小舞台上。

    看着门口那宛若丧尸一般的人群,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他是第一次真正感受到,谷小白的魅力。

    太可怕了……

    如果早知道,会是这么个结果,他还会再邀请谷小白来兰大演出吗?

    门外,老李的头皮都快炸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终于明白,为什么江卫问他为啥就这么点人了。

    他竟然还觉得江卫在质疑他的业务能力?

    现场如此混乱,如果有任何一个学生出了事,受了伤……

    不,一旦出什么事,就不是一个学生出事受伤了,现场这种情况,肯定要出大事!

    谷小白和306的其他人,也都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习惯了在东原大学里,警察大叔井井有条的指挥,学生们有秩序的来,有秩序的去,完全没想到现场会如此混乱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谷小白看向了食堂前方,眼睛突然一亮。

    “我有办法了,走!”

    食堂大门外,老李的嗓子都哑了,可人群还是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他发现,自己竟然连扩音器都没有带。

    可就算是带了扩音器,难道就有用吗?

    怎么办?怎么办!

    老李后悔的肠子都青了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他听到一个声音,从头顶上传来。

    “兰大的同学们,大家好!”

    “哗”一声,拥堵的人群,立刻都抬起头来,看向了头顶。

    就看到食堂二楼窗外的平台上,也就是食堂门厅的上方,出现了几个人影。

    “大家好,我们是306乐队,我是谷小白。”

    “请大家不要拥挤,暂时安静下来,听警察叔叔的指挥。”

    “哗……”又是一阵骚动,本来宛若一条翻滚巨蟒的人流,就像是被抚平了毛的懒猫一样,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大家都抬起头,看向了台子上。

    很多已经进入了食堂里的人,此时又想要挣扎着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请大家排队进入食堂,不要着急,今天我们会唱很多首歌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之前,我们有一首歌想要献给大家。”

    “唱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歌?”

    “我要听《燕燕》!”

    “流浪记!流浪记!”

    下方,许多人都抬起头来,大声喊着。

    “这首歌,大家一定会唱,而且一定很喜欢,请大家跟我一起唱好吗?”

    “好!”台下的所有人,都跟着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会是什么歌呢?

    谷小白说完之后,和自己的同学们对望一眼,低下头,两只手在键盘上重重按下。

    顿时,熟悉的旋律响起来。

    “西北的青年莫要再耽延,

    割断我们长衫抛却我们浪漫……”(注)

    谷小白高亢,自带丰富泛音的声音起,像是有一道闪电,贯穿了天空。

    现场所有的人,都觉得激灵灵一下,一股颤栗感,从尾椎升了起来。

    《兰大校歌》!

    竟然是我们的校歌!

    原来……我们的校歌,也这么好听!

    这首歌,是谷小白他们在来的车上商量好的,开场第一首歌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谷小白弹着琴,模拟出来了激昂的管乐音色,旁边杨以汉抱着一把吉他,帮谷小白伴奏。

    寝室里其他人,不像谷小白学新歌那么快,不过杨以汉也会乐器,当初周先庭高中的时候打算学乐器,最终觉得手疼学了尤克里里。但杨以汉为了勾搭小姐姐,以极大的毅力坚持了下来。

    当然,最终也没有勾搭到小姐姐,这是一部血泪史……

    但这一刻,杨以汉却觉得,自己的吉他没有白学!

    他凑在了面前的麦克风上,大声跟着唱着:

    “大时代的使命奔临在眼前。

    大踏步冲出潼关,

    看一片漫天的烽烟。

    仅凭舌尖怎能扫荡那凶焰,

    挥起铁拳才能还我河山。”

    下方,无数的学子,也跟着高唱着。

    在唱到了“挥起铁拳”的时候,无数人还举起了拳头。

    到了“还我河山”的时候,更是发出了咆哮一般的怒吼。

    兰大也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大学,而这首校歌写于1938年,正是抗日战争时期。

    眼看就要国破家亡,兰大的学子们割断长袍,抛却浪漫,咬紧牙关,挥起铁拳!

    看淡烽烟弥漫,荡尽敌寇凶焰!

    谷小白站在台上,越唱越心潮澎湃,胸腔中似乎有一股火焰。

    这不是《东山谣》,但它的歌词里却有一股同样的气势!

    不同的歌词,同样的豪迈!

    这,才是华夏学子们,共同的担当!

    站在这里,唱着这首歌,谷小白突然觉得,自己并不是来巡演。

    而是回到了自己的地盘。

    和这些学子们,有着共同的呼吸,共同的回忆。

    是如此的亲切。

    “西北的青年莫要再迟延,

    捣碎我们花冠停止我们歌筵。

    大时代的担子紧压在两肩。

    乘长风冲上青天,望一眼卷世的狂澜。

    仅凭笔尖弱小怎能保全,

    拼着血汗大同实现何难。”

    谷小白高亢的嗓音,在兰大校园上方回荡,下方,所有的学生们,声音汇聚成一道洪流。

    那是一股力量,一股可以改天换地的力量!

    从上百年前一直流淌到了现在,然后从地下奔涌出来,直上九天。

    更多的人被歌声吸引了过来,他们站在路边,抬头看着站在二楼平台上的谷小白,大声跟着唱,忘情的唱。

    一首歌唱完,谷小白走到台前,俯瞰下方:

    “你好,兰大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,小白!!!!!!”下方,无数的学子,疯狂回应。

    (注:这首歌是兰州大学的校歌,曲子是典型的时代曲,现在听并不好听了,但是这种精气神,还是无法抹去……不知道有没有兰州大学的读者,借用了歌词,谢谢。)

    别叫我歌神t21902181